网站栏目
教育新闻
校园新闻
通知公告
校园政策
法律常识
职校风采
就业信息
招生信息
魅力校园
职校风采
我的位置:主页 > 职校风采 >
中职生的精彩人生:上海最年轻的双料技师苗俭职校风采
2018-04-03 09:57

 

新华网上海7月2日电 题:“暂无高文凭,就练真本事”——记中职毕业生、上海最年轻的“双料高级技师”苗俭

  新华社记者 高路

  “学习是一件终生要做的事,因为一场考试失利而暂时无缘一纸文凭,并不意味着人生就此失败。”苗俭说。

  这些 天,正值各地高中、高校陆续进入招生录取的阶段。每当此时,苗俭常常情不自禁地回想起17年前中考失利的经历。“落榜生不等于没前途,念职校也可以有出息。”她说。

  今年32岁的苗俭24岁成为技师,27岁被破格评为铣工、数控工“双料高级技师”,先后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手、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标兵、全国技术能手、“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技师”等荣誉称号。作为上海航天局下属研究所一名铣工、数控工,14年来,她从事航天领域关键部件的加工工作,完成了大量“不可能任务”,为我国重点型号产品的研制生产作出了突出贡献。

  苗俭初中时候的理想和大多数孩子差不多:中考考个好成绩,念一所重点中学。而她也和其中一些学生一样,遗憾地成了一名“落榜生”。

  1992年夏天,苗俭在满分为510分的中考中得到了460多分,因几分之差与重点高中失之交臂。当时,分数够不上重点中学,就得一下子“跌落”到中职技校。她进入了上海市高级技工学校。

  念重点高中、进名牌大学的理想成了泡影,这让原本成绩不错、争强好胜的她感到失落。更让她难以承受的是,那些年技校生的代名词就是“三等生”,学生不愿考,家长不让去。尽管父母没有给她什么压力,但亲朋好友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对职校学生、技术行当的看法却声声入耳:“车、钳、刨是底层。”

  开学后头几天里,苗俭每到夜深就辗转难眠,脸颊边常常滑下伤心的眼泪。“我觉得自己很窝囊,一定是完了。”

  “中考失利并不是‘完了’,你要是泄了气,那才是真的完了。暂时拿不到高中、大学文凭又如何?那就练出一身真本事!”铣工班班主任老师的一句话,将多日消沉的苗俭点醒。

  幸运的是,这些想法很快得到了转变。中职技校的课程与初中不同,需要动手做实验,还有各类制图、各式量具,这些新鲜事很快吸引住了苗俭,也渐渐卸下了她心头的包袱。

  第一年学铣工,第二年学车工,到了第三年,苗俭经过考核,从200多名车工、铣工中脱颖而出,进入了每年只招收12个人的数控机床班。如今回想起这3年,苗俭觉得自己很幸运,因为她这个“双料技师”的“底子”正是在这所学校打下的。

  1995年,中职毕业生苗俭被分配到上海航天局第804研究所当铣工。要鬼斧神工般将一件件毛坯变为一个个精密复杂的航天零部件,绝非一桩易事。在老师傅的帮带下,苗俭虚心求教,用心观察,潜心揣摩。碰上一些棘手的难题时,她也常常打电话给职校的老师交流请教。

  “学习是一辈子的事,工作以后,同样能学理论、考大学。”理清了心绪的苗俭在工作一年后,参加了数控机床大专班学习。每逢双休日,她清晨5点多就赶往学校,一路贯穿上海的东北角至西南角。4年坚持下来,她相继拿到了数控高级工、铣工高级技师资格证书和数控应用技术的大专文凭。2008年,苗俭从同济大学机械专业的在职本科生毕业,拿到了大学文凭。

  在上海市高级技工学校,像苗俭这样的出色技术工人并非少数。上海市高级技工学校党委书记柳如荣介绍说,近年来,学校培养了许多出色的技师和技术工人,历年就业率稳定在98%,去年还有一名毕业生评上了技师,他未满18岁,是全国最年轻的技师。

  柳如荣说,令人欣慰的是,随着苗俭等一批杰出中职毕业生的涌现,以及全社会对“蓝领”人才培养力度的加大,如今进入中职技校的学生们,脸上也越来越多地流露出自豪。